• <menu id="60yy6"><tt id="60yy6"></tt></menu>
    <nav id="60yy6"></nav><menu id="60yy6"></menu>
  • 歡迎來到短文學網,最全的愛情傷感短句,經典短句,及各類搞笑、個性唯美短句.歡迎收藏本站!
    勵志 | 愛情
    返回首頁您現在的位置: 短文學 > 散文隨筆 > 文章內容

    散文·2022父親節|廖天元:當爹不容易

    作者: xiaohonglei 來源: 未知 時間: 2022-06-18 閱讀:

    文/廖天元

      提到父親,便想起羅中立創作的油畫《父親》。我沒學過美術,不懂色彩、線條和構圖,但《父親》那飽經滄桑又慈愛的形象,年輕時看一眼,記憶里卻長一生。

      這樣的父親,自然融合了畫家豐沛的情感。每個人都有自己父親的形象,有堅強挺拔的,有沉默忍耐的,有溫暖寬容的,還有多重性格的。說來費解的是,當我認真要回憶自己父親時,似乎覺得有點抽象,有點陌生,有點遙遠。

      這樣說,顯得自己跟父親的感情很疏遠。恰恰相反的是,父親對我的教誨是我一生的底色,每每想起都覺得踏實和幸運。只是這樣的感情,自己不會輕易表達或者流露出來。況且,這樣的認識是隨著時間才得以轉變和深化的。

      父親曾是民辦教師,見人一臉微笑。但這笑,明顯透著卑微。我見過父親跟他的校長說話,一句話還沒說完,臉就緋紅了。這樣的父親,說起來脾氣應該相當溫柔。但相反的是,父親在家非常暴躁。他和母親吵架,聲勢浩大,大有排山倒海之勢。我在一旁急得抓耳撓腮,聲淚俱下,但無濟于事。只有他的哥哥——我親愛的大爹回來,一聲吼,父親便會消停下來。

      大爹說:“你們這樣,也不怕娃兒以后打光棍!”不得不說,這句話很有效果。大約真是怕誤了我的前程,父親悻悻然躲一邊去了。很多年后,想起父親,我都不自覺地想起他和母親吵架時的情景。

      事實上,父親很愛我。他教的班級照相時,必定讓我坐在第一排,讓我的童年時光能留下來。然后,在我的上衣口袋插一支鋼筆,讓我和他再來一張。很明顯,父親望子成龍,很想我長大后吃上“筆墨飯”。讀初中的時候,我住校,一周回家一次。每當逢場天,父親便來趕場,在館子里點一份粉蒸扣肉,看著我吃完才冒著烈日回家。

      我不知道為什么總要這般選擇性回憶,似乎是在給父親的暴脾氣尋找一個合理的解釋。父親被趕鴨子上架走上講臺的時候,壓力應該很大。一方面,工資很低,養家糊口很難;一方面,他讀的書很少,教起來很吃力。就是這樣雞肋的工作,還有人在覬覦,隨時有丟掉飯碗的可能?蓱z的父親,他的慌亂和恐懼又該向誰傾訴呢?

      把工作上的壞情緒帶回家,父親顯然不對,但如果就此埋怨或苛責父親,似乎也不近情理,誰沒有不良情緒呢?

      “父親”這個詞,想來包含太多的壓力和擔當,艱辛和堅強。有次看一個故事,讀后竟潸然淚下。說是上高中時,有個同學家境富裕,開學時,父母開著轎車送到學校,幫忙把各種名牌鞋子和衣服搬上宿舍,生怕孩子受半點委屈;有個同學全家的收入就靠三四畝水田和幾十只雞鴨,父親來學校送伙食費時手里拿著蛇皮袋,要順便買些飼料回去。

      同樣是父親,同樣是40多歲,一個雄姿英發,一個步履蹣跚;一個開轎車,一個連鞋子都是破的;一個夾著高檔皮包,一個拿著裝飼料的蛇皮袋。

      拿蛇皮袋的父親乘著周末人少,從后門把頭伸進教室,小聲把兒子叫出來,在樓梯處快速地把伙食費塞過去就轉身離開了。他沒有半點遲疑,也沒有回過頭看一眼。很明顯,他不愿意讓人知道自己的家境,怕兒子被人看不起,更怕兒子從此在精神上覺得比別人矮一截。然而,在那個百萬人口的大縣,學生非常多,而他的兒子,在全縣的統考中拿了第一名。

      當年,父親從沒到教室找過我。他總會叮嚀,周三或周四放學后,一定到場口來。

      意大利心理分析師魯格·肇嘉寫了一本書《父性》,他在書中說,“父親”這個詞,包括5個成分:供養、護佑、規訓、傳道、勝利。也就是說,如果要做好一個父親,你最好做到:能賺錢養活家人,保護家人,能夠設定家庭規則,能幫助孩子尋找生命的意義,最重要的是還要強大。要知道,父親不僅是家人的支撐,更是孩子模仿和學習的對象。

      想起來,要做一個理想的父親好難。幸好的是,每個兒子最終又會當爹,當爹時會說,當爹不容易。等到兒子也當爹時,沉默半晌,多半也會說,當爹不容易。只是當兒子的時候覺得當兒子不容易,還有很多話說,當爹的時候覺得爹更不容易,但已經沒有話可以說了。

      還能說什么呢?父親不是理想中的父親,但他做到了拼盡所能。他不像母親那樣對子女愛得熱烈細膩,但他像一束光,雖不那么明亮,卻始終照著兒女前行的方向。

      【“浣花溪”文學欄目征稿啟事】

      歡迎投來散文(含游記)、小小說等純文學作品,詩歌因系編輯部自行組稿,不在征稿范圍內。字數原則上不超過1500字,標題注明“散文”或“游記”或“小小說”。作品須為原創首發、獨家向“浣花溪”專欄投稿,禁止抄襲、一稿多投,更禁止將已公開發表的作品投過來。作者可以將自我簡介、照片附加在稿件中。郵件中不要用附件,直接將文字發過來即可。在封面新聞發表的部分作品會被華西都市報《寬窄巷》副刊選用。作者信息包括銀行卡戶名、開戶行及網點的詳細準確信息、卡號、身份證號碼、電話號碼。投稿信箱:huaxifukan@qq.com。

    提示:如果您覺得本文不錯,請點擊分享給您的好友!謝謝
    本文地址:http://www.thairidersclub.com/sanwensuibi/23666.html
    上一篇:40種名家散文出版:作家共談“散文為何如此迷人” 下一篇:結局,突然想起了你

    相關閱讀

    文章列表

    最新消息

    歡迎收藏
    我們的努力,只為得到你最好的認可,請認準我們的網址。
    友情提示: 喜歡我們網站的人,請收藏我們網址,以便下次更快捷進入,了解更多精彩的文化。
    国产乱子伦一区二区三区
  • <menu id="60yy6"><tt id="60yy6"></tt></menu>
    <nav id="60yy6"></nav><menu id="60yy6"></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