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enu id="60yy6"><tt id="60yy6"></tt></menu>
    <nav id="60yy6"></nav><menu id="60yy6"></menu>
  • 歡迎來到短文學網,最全的愛情傷感短句,經典短句,及各類搞笑、個性唯美短句.歡迎收藏本站!
    勵志 | 愛情
    返回首頁您現在的位置: 短文學 > 散文隨筆 > 文章內容

    常懷詩心書寫生活——對話張剛散文集《時光邊緣》

    作者: xiaohonglei 來源: 未知 時間: 2022-06-18 閱讀:

      常懷詩心書寫生活

      ——對話張剛散文集《時光邊緣》

      董小玉、涂涵鈺

      中國散文學會會長葉梅女士在張剛散文集《時光邊緣》的序中如此評價:“他的寫作不僅有對歷史的回顧、自然的抒懷,更有對現實的關照······面對時代的種種矛盾難題,真誠地亮出心跡,據理分析,不回避不虛偽,表現出一位書寫者以文化人、以德潤心應有的道義和情懷。”作為重慶的本土作家、詩人,張剛的作品先后被美國芝加哥大學東亞圖書館、芝加哥藝術學院和重慶市檔案館等機構收藏。在新作《時光邊緣》中,他扎根于鄉土,將散文的美與力同詩歌的純真浪漫進行了完美的交融,以詩意的筆觸,展現他獨特的生命體驗,打造超凡脫俗的想象世界。該作品兼具文學的浪漫性和現實的溫暖意涵,西南大學師生就此展開對話。

      游山水亦游人生

      研究生涂涵鈺:正如葉梅女士序作的標題——風景眼,《時光邊緣》中,作者將自己的出游見聞以詩意的筆觸書寫,展現出對世界靈動而獨特的體會,您認為作者在游記散文方面的創作有什么特點?

      博士生導師董小玉:張剛的游記極富動態之美,歷史之美,人情之美。從山城巷、長江索道到川河蓋、秀山西街,在他的筆下“輕軌曼妙,穿樓而過、穿云破霧”帶給我們現實魔幻主義的震撼。作者將美好風光描寫得栩栩如生,也深談歷史文化,民俗鄉情,同時記錄下與友人、老鄉的妙談機鋒,行文靜中有動,以古鑒今。作為一位詩人,張剛總是對當地的文化抱有執著的好奇,對歷史由來,人文景觀進行著欣喜的探索,透過熙熙攘攘的游人和默默無言的山川,他尋找出被快節奏的生活所掩蓋的風光,著眼巴渝文化厚重的歷史,棲身于文化的原鄉這是獨屬于詩人、作家觀察世界的方式。生活并非本就是詩,有一顆熱愛的心和敏銳的眼睛才能濾去黑暗,讓清麗美好貯存。

      在張剛的筆墨間,我們得以看到秀山西街“習早字”傳統背后悠久的書法文化歷史;跟隨他的文字,一同在川西紅原縣尋一縷蜿蜒于長征足跡的桂花香。他的寫作扎根于生活,將歷史文化與詩意融合,每每筆尖觸及重慶風物,字里行間總氤氳著他對故鄉秀山的一腔摯情。重慶人黃葛樹般拼搏向上的精神被他刻畫得入木三分,重慶城市發展中逢山開路、遇水架橋的勇氣和堅毅躍然紙上,他用腳步丈量重慶,用文字書寫赤忱情書表達對這座城的深情。他將生活中不起眼的小事,放入散文中,使其變成藝術,讓人們重新審視生活、熱愛生活。

      當然,在張剛的筆下,不止有對于歷史文化的頻頻回眸,如在古意的巷口,遼闊的高原,柔情的湖畔,無不緩緩展開著對生命和世界的思考和追問;他詩意的漫游中還灌注了哲學的智性與理性,動蕩的國界、反復的疫情、為人之道、處世之感,流淌在筆間曼妙風景的巡游中。他既是心懷浪漫與理想的作家,也是堅守現實關懷的智者。他眼中的山河、歷史與文化,在文學的感召下,統統醞釀與轉變為他對人生逆旅的深深探問,充滿著他生命漫游的思想足跡。

      不舍詩心的創作

      研究生涂涵鈺:在《時光邊緣》中,幾乎每一篇文章都搭配了一首相得益彰的詩歌,將散文創作與詩歌創作相結合,您如何看待這樣的寫作方式?

      博士生導師董小玉:這本書中有一個細節讓我非常感動,就是作者張剛在文中提到,自己七年中堅持“每周一歌”的寫作,即每周都堅持創作一首詩歌,并將其分享給朋友們共同討論,書中也多處記錄了與朋友們共論詩歌,暢談文化的經歷。在張剛的筆下既有詩歌的凝練、跳躍、含蓄和哲思,更有散文的流暢、連貫、通達和敘述。兩種不同的文體在他筆下巧妙地結合在了一起。常年堅持詩歌創作是生活中詩意的傳遞,文化的共鳴,

      流沙河曾寫到,“理想是路,引你走向黎明。”一方面,這是作者生活中詩意的傳遞,文化的共鳴,同時也是作者對詩歌理想熱愛和依戀的見證。張剛提到,古來文人墨客流連巴蜀者眾多,凡游三峽者,無一不在重慶這片美麗雄奇的土地上翰墨流芳。詩歌的創作、詩意的抒發興許是對巴蜀大地奇妙的文化基因的繼承與發揚,“每周一歌”的堅持更是個體生命中無數個閃光時刻的串聯和銘記。他借由詩歌和散文的通道,在心靈的世界里盡情暢游,那里有他最熱愛的巴蜀文化與鄉土人情。

      詩歌創作在文學創作中十分特殊,往往和散文、小說等文學形式保持著一定的距離,而在張剛卻巧妙地將詩歌融入到散文創作中。他寫道:“川河蓋之夏,云霞竟美成了這樣,詩人成了啞巴,畫家成了色盲......剎那間,上帝失去了美的想象,而川河蓋霞光依然霞光,明亮芬芳,且衣萬物以絢麗霓裳。”如果說詩歌是他對眼前美景的情感噴薄,那么散文部分,他則將激蕩澎湃的情感收斂放緩,著筆于與友人相談離開川河蓋的傍晚旅途,一面是激情難平的雋永詩句,一面是極富生活之趣的散文書寫,這種相輔相成的創作使本書讀來一張一弛,別有韻味!稌r光邊緣》以散文周全紀實的描寫補足詩歌的抽象空靈,又用詩歌激蕩飽滿的情感增添散文的細膩綿密,二者之間的結合是一次勇敢、創新的文學實驗,也是張剛在詩人身份和散文家身份之間找到的巧妙平衡。他的寫作不舍詩意,生活亦然,創作的來源正是他常懷詩心的生活,那里是他情感的聚合和投射地,是他永恒的創作源泉。

    提示:如果您覺得本文不錯,請點擊分享給您的好友!謝謝
    本文地址:http://www.thairidersclub.com/sanwensuibi/23663.html
    上一篇:散文丨父親和他的一磚一瓦 下一篇:沈明散文新作《夢》

    相關閱讀

    文章列表

    最新消息

    歡迎收藏
    我們的努力,只為得到你最好的認可,請認準我們的網址。
    友情提示: 喜歡我們網站的人,請收藏我們網址,以便下次更快捷進入,了解更多精彩的文化。
    国产乱子伦一区二区三区
  • <menu id="60yy6"><tt id="60yy6"></tt></menu>
    <nav id="60yy6"></nav><menu id="60yy6"></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