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enu id="60yy6"><tt id="60yy6"></tt></menu>
    <nav id="60yy6"></nav><menu id="60yy6"></menu>
  • 歡迎來到短文學網,最全的愛情傷感短句,經典短句,及各類搞笑、個性唯美短句.歡迎收藏本站!
    勵志 | 愛情
    返回首頁您現在的位置: 短文學 > 感人的話 > 文章內容

    勤和興家頓時臉上的笑容消失了

    作者: xiaohonglei 來源: 未知 時間: 2022-06-14 閱讀:
    驕陽象一輪白熾火球掛在中天,炙人的陽光灑在大地上,樹葉蔫了,成尺高的玉米苗葉子也蜷曲了。喜歡鼓吵的知了,躲在枝葉下,一動不動,大氣不出。村長家正蓋的房屋頂上,大成和工友在砌墻。大成的安全帽下,醬紫色四方臉膛,象涂了一層厚厚的油彩。這雙粗糙的大手,飛快地把一頁頁磚壘在墻上。嫻熟動作使人感到仿佛不是壘墻,倒像一個技藝精湛的打擊樂手在演奏,嚓,嚓,嚓,啪,叮叮當,嗤啦——鉤水泥縫。

    酷暑,在這里失去肆虐的威風。

    “大成,你下來,我有話給你說。”村長在下面喊。

    大成撩起搭沾滿水泥點藍工服肩頭上的毛巾,擦了一下臉上的汗水,看了一下表,沖著地面說:

    “現在十一點四十了,再過二十分鐘就吃飯了,啥事,這么急?”

    旁邊,?達成供料的小伙子黑娃,扮著鬼臉一笑,說:“大成叔,八成村長又給你和喜娃媽當通信員,社會發展到啥地步了,你們還這么封建?”

    “去去去,我倆都是五十多歲的人了,不像你年輕娃有熱戀期。”

    黑娃瞇縫著笑眼,說:“你沒有熱戀期?哄鬼去吧!自從村長撮合你和喜娃媽的事來,你看你一天樂呵呵樣,干活一點沒有乏的感覺。休息時,你還給人家喜娃家算賬,還賬多少錢,給喜娃蓋房娶媳婦得用多少錢,看你這個樣,八成和喜娃在一個被窩睡過!”

    大成佯裝生氣地舉起瓦刀,繃著臉說了句:“我給你這嘴來一瓦刀,看你還敢糟蹋叔不?”話音未落,大成自己倒先笑了。美文

    “你倆干啥?”村長又喊,“大成你快點。”

    大成來到地面,盯著村長緊鎖的眉頭,頓時臉上的笑容消失了。

    大成小心翼翼地問:“是不是喜娃……”他語塞了。

    村長長嘆一聲:“嗨,女人家豌豆心!”

    “喜娃他媽不同意我和她的事?”大成急切地問。

    村長點著一支煙,吸了一口,又慢慢地吐著煙,若有所思:“你倆這事提起快兩月了,喜娃她媽還是沒給個結論。”

    “我也聽說二婚比頭婚人難,雙方都考慮的多,變的復雜了。”

    村長點了點頭,小聲說:“剛才我聽五組長說,賽神仙這一段經常往喜娃家跑,又托人給他說喜娃媽。”

    “賽神仙是個啥東西,一天騎個摩托賣假藥捉神弄鬼,在外面騙錢財,老婆死了十一年,整天想拌老婆,人家一打聽就完蛋了!他人品也不行,當年喜娃媽結婚那年,他晚上跑到喜娃家,被喜娃他爸一棍打翻到成丈高的塄下,動不了了。”

    村長擺了擺,急切地說:“閑話不說了,我接個政府電話,要村主任下午兩點趕到鄉政府集中去縣上參加村主任培訓會,要不是這事,我現在都可以見喜娃媽問個究竟。賽神仙一輩子就憑這張能說會道的嘴,我怕喜娃媽經不住,所以,你趕快去她家一趟,晚上電話給我匯報!”

    “好!”

    大成匆忙摘下安全帽,在水龍頭下洗罷臉,說了句:“我走了”就拐到街道。村長隨后也跑了幾步,喊:

    “把你臟衣服換了,你吃完飯再去!”

    “我就是個干建筑的大工,喜娃媽不是不知道!”大成轉過頭說著,依然向前跑著。

    大成腳步不由慢了,腦子里一個勁問:“不見喜娃媽回話,難道她真的看上賽神仙了?”

    大成本能地搖了搖頭。難道喜娃不同意?想著,走著,竟撞到一個人身上。

    “你睜著眼睛往人身上碰,我的白綢短袖叫你弄臟了!”

    啊,是賽神仙!眼前這個人五十多歲,光頭,瘦長臉鷹嘴鼻,小圓眼,藍底白花的短褲,手里一個大折扇不停地煽著。他上下打量著大成,譏笑,說:

    “大成,你找喜娃媽?從五官看,你就是下苦的胚子,她跟你能享福?”

    大成冷笑,說:“你能行?你也不爬在尿罐上照照自己這個猴模樣子?”

    賽神仙厚顏道:“我這甲字型臉比你有福,喜娃媽也知道!”說著,從短袖口袋摸出一塊疊的四方四正一塊紅紙,他展開紅紙伸到大成面前,紅紙背面寫著喜娃收到賽神仙一萬元。

    大成腦子嗡一下,眼前一切變得茫然。

    “嘿嘿嘿,看到了吧?”賽神仙得意晃動著小腦袋,我給你大成說實話,我當年就看上喜娃媽!我倆臉型差不多,胖瘦相稱,有夫妻相!”

    “你還提你當年呢?放到我不抹脖子也上吊了,把先人都丟盡了!”大成聲音大得驚飛了樹上一只山雀。

    賽神仙慢慢疊好紅紙收條,放回口袋,又皮笑肉不笑地看著大成。

    “大成,你今唾在我臉上我都不發火,因為你輸了,牛沒勁胡拽呢,人沒理胡說呢,我不計較。”賽神仙點著一支煙,吸了一口,不斷地吐著煙圈。“你個大工你對社會能看透幾分?現在社會有錢就是爺,有錢啥都能辦去。過去農村人說‘寡婦到門前得個老牛錢’你不知道?”

    大成接了一句:“喜娃他媽不是愛錢的人”

    “哈哈哈,她不愛錢,卻急需人民幣!”賽神仙笑得眼睛成了一條縫,“喜娃他爸看病送埋,蓋房,給已經三十歲的喜娃訂婚娶媳婦,沒有二、三十萬下不了臺!你能完成?”

    “我能!”大成吼了一聲,徑直向街道西頭跑去。

    喜娃媽五十三歲比大成小兩歲,整齊的齊耳的灰白短發,瘦削的臉龐黃中透白,細眉,圓眼,她穿著一身黑色的絲綢夏裝,顯得淑靜,沉穩。她站在門口望著街道,當大成出現在她的視野時,這雙憂郁的眼睛變得熱烈了,急忙去迎接大成,說:

    “村長給我打電話說你走了快半個小時了,你咋才來?”

    大成皺著眉頭,忐忑不安地上下端詳著喜娃媽,嘴唇動了動剛說了句“我”眼前變得白茫茫一片了。

    喜娃媽急切地:“發生了啥事,你落淚了?”

    大成揉了揉眼睛,委屈地說:“我剛碰上賽神仙了,他還拿了那個紅紙收條……”

    喜娃媽“噢”了一聲,說“那次他聽說喜娃還貸款到俺屋來拿了一萬,我不在屋,喜娃把錢收了。他從口袋掏出一張紅紙讓喜娃寫收條。后來托著三四個人來俺屋說媒,后天喜娃從舅家回來就把那一萬元還給他!”

    大成臉上浮出笑容,低聲問:“咱倆的事……”

    “半月后村長回來了……”喜娃媽嫵媚地一笑。

    “他回來能咋?”大成急火火地問。

    “他回來,咱就去領結婚證,省得賽神仙懵亂人!”

    倏地,大成摟住喜娃媽的脖子,在她的額頭上,臉上,狂吻起來。

    喜娃媽驚恐地推著大成,就是推不開,突然叫了一聲:“喜娃到你身后了!”

    大成觸電般松開了喜娃媽,忙轉過身。身后并沒有一個人影。

    “你咋哄人呢?”大成佯裝生氣地。

    喜娃媽咯咯的笑聲,引來樹上知了的歡叫聲。
    提示:如果您覺得本文不錯,請點擊分享給您的好友!謝謝
    本文地址:http://www.thairidersclub.com/ganrendehua/23602.html
    上一篇:深陷情網,心輾轉 下一篇:傾卿一夢唯對你有愧

    相關閱讀

    文章列表

    最新消息

    歡迎收藏
    我們的努力,只為得到你最好的認可,請認準我們的網址。
    友情提示: 喜歡我們網站的人,請收藏我們網址,以便下次更快捷進入,了解更多精彩的文化。
    国产乱子伦一区二区三区
  • <menu id="60yy6"><tt id="60yy6"></tt></menu>
    <nav id="60yy6"></nav><menu id="60yy6"></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