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enu id="60yy6"><tt id="60yy6"></tt></menu>
    <nav id="60yy6"></nav><menu id="60yy6"></menu>
  • 歡迎來到短文學網,最全的愛情傷感短句,經典短句,及各類搞笑、個性唯美短句.歡迎收藏本站!
    勵志 | 愛情
    返回首頁您現在的位置: 短文學 > 感人的話 > 文章內容

    男人,情感的虛偽

    作者: admin610456 來源: 未知 時間: 2020-03-10 閱讀:
      關于虛偽的經典散文隨筆男人,情感的虛偽

      20年前,女人很重感情,受到傷害的往往是女人。而如今,情感方面男人和女人發生了根本的變化,形成了一種顛倒的形式。其實男人本來就把感情放在第一位的。從表面上看,男人比女人要強大的多,在情感方面他們也不像女人那樣細膩而隱秘,似乎要直白和簡單得多。

      然而,事實上男人的這種外在的表象給女人造成了一種錯覺,使她們輕易地就會相信或討厭一個男人,輕易地就愛至骨髓或恨到切齒。其實在很多時候,男人根本不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欲拋掉的又是什么,在女人撲朔迷離的情感面前,男人們的心態是非常矛盾的。

      男人們往往不屑于談論感情,但這并不能說明男人缺乏感情,而是因為他們更怕受到情感的傷害。因此,男人們在情感方面更善于偽裝,心靈的壓抑也就更深一層。

      男人的感情的確是很復雜的,在愛與恨、情與欲之間,男人們通常很難分得清楚自己究竟是怎么回事。不要認為男人各個都是一堵很難攻破的城墻,而實際上在身心疲憊之際,男人也想找上另一堵墻,將自己疲憊的身心靠上一靠,就如同女人在痛苦流離時找到一所避風的港灣。

      在對女人的感情上,男人的心態要比女人復雜得多,尤其是有了名利、地位和學識,而又成熟的男人,就常常會陷入自己情感的怪圈難以自拔。對任何一位女性的愛慕,情感上的渴望,甚至兩性方面的吸引都撩撥著他們的內心!但又自持身份、顧及地位、家庭和輿論,便很難抒發和宣泄那一份情愛和渴望。

      但那種欲望在男人的內心深處分明是存在著的,在其生活節奏稍微松懈或是工作壓力減淡時,這種欲望便強烈的撞擊著他們的靈魂。于是,男人們被肢解了,忙不迭的更換人生各種角色的面具,來隱藏那份情感,因為那情感事實上已經融入了他們生活中任何一種面具里去了,無論他們為官、為人夫、為人父、為人兄弟或是為人師表,那份情感的力量如蛀蟲一般啃噬著他們的心魄,且久揮不去。

      一方面他們欣賞那小小蛀蟲的存在,因為那種被啃噬的感覺給他們帶來回到青春時代的活力和作為男人的某種自信與快感。這種道理其實很簡單的,當一個成熟的男人在生活和工作當中,戴著種種各色的面具壓抑著自己若干年后,忽然有了一種重新去愛和被愛的感動,突然間意識到自己仍然還有青春的激情,在異性面前仍然充滿魅力,男人就會感到驚喜和欣慰。因為這是一種靈魂的顫栗,一種回歸青春、還原為人本性面目的洗禮。單純就這種情感的本身而言是美麗的、難能可貴的,是女人們心目中最適合的人選。然而,男人畢竟除了人本性別的屬性之外,更多的是其社會屬性,是他們在這個社會中的公眾形象。這便是男人們另一方面又懼怕那小小蛀蟲的原因。

      對于一個成功而又成熟的男人來說,情感的激蕩是一種危險的存在,就像夜霧中不停閃爍的燭光,既可以帶來溫馨與浪漫,也會毫不留情的引燃大火、引火燒身甚至造成爆炸和毀滅。已經發生的種種激情都還歷歷在目,濤聲雖然依舊,卻再也難以登上今日的客船。這種復雜的心態是一種殘忍的折磨和痛苦的經歷,男人無奈、男人無淚,只有把滿腔的激情在香煙上點燃,讓它隨風而逝;在酒杯里倒滿,再咽回到腹中,正所謂“自己釀制的苦酒往自己的肚子里咽”。

      揮揮手,揮掉那啃噬在自己心頭的小蟲,在面對那一雙曾點燃燭火和激情的眼睛時,便可露出一副為官、為夫、為父、為兄和為人師表的凝重與沉穩,以完全“局外人”的口吻安慰或是關切幾句。只是在某一個瞬間,在某一瞬的目光里,那“小蛀蟲”卻又悄悄的探出頭來,忽的一閃,只是一閃,一閃便不見了。這便是深陷其中的女人們所說的“男人的虛偽”。這種男人的虛偽,與女人的虛榮心顯而易見的恰恰相反,男人的虛偽通常都是隱藏起來的。男人慣于襟懷坦白而磊落于世,卻在骨子里永遠無法拋棄這一維護靈魂的最有效的武器。

      其實,有時候男人并不愛某一個女人,只是想調侃一下,便也可以做出情深似;蛳嘁姾尥碇畱B;有時候他們對某一個女人明明心儀已久、愛得要死,卻硬是假裝不屑一顧,甚至惡語相加。

      女人大可不必“聞男變色”,我并不是想說女人在感情上也不乏此例,而是要說,男人們這種情感上的虛偽在很多時候是善意的,并不能因此就證明一個男人人格品德的低下,這種虛偽是涂在男人心靈上的最后一層保護膜,女人們沒有必要非要把男人的心拔出來看個究竟不可,那樣會使男人的內心受到嚴重的傷害和失去男人的自尊!

      世上的一切事情,當屬情感最為復雜,兩性之間,男人的情感又更復雜一層。女人一旦確定自己是愛抑或不愛之后,大多意無反顧的前進或是后退,男人卻不然,他們在情感上往往是進中有退,退中有進,剛強與脆弱交替,自信與自卑共存的。

      細想一下,其實在男人虛偽的情感之后,隱藏的是男人的軟弱。而心狠手辣的男人一般不會虛偽,他們無論是情欲還是性欲,都表現的淋漓盡致,從不掩飾,任你恨他、厭他、煩他,而說不定恰恰又會愛上他,男人不壞女人不愛嗎?

      而軟弱的男人則在自己的情欲和性欲面前戰戰兢兢,欲言又止,要斯文、要面子,卻又舍不得那份歡樂和快感,割舍不掉那份情和那份愛。說到底,男人的虛偽所維護的是他們自己的自私和他們強烈的占有欲。這種種需求如果全都赤裸裸的表現出來,男人們則顯得太沒面子、太沒有風度,更怕受到女性的輕視和拒絕。

      男人有時候太需要在一個相互好感和相互信賴的異性面前傾訴自己內心的苦痛,而這個異性又非要是自己愛慕已久的紅顏知己,溫柔、賢惠、善良,又十分善解人意,猶如一池清可見底的泉水,可以滌去男人身心的疲憊和傷痛。

      可是,無論男人還是紅顏知己,他們都不是神仙、都不是圣人,皆是地地道道的凡夫俗子,都有七情六欲思想情感,所以男人們都有顧及,不敢我行我素,只好披上一件虛偽的外衣,擋住來自四面八方的輿論和非議,表現出一副光明磊落的面孔。

      虛偽和卑鄙近在咫尺,可以說只有一步之遙,只要不邁過這個界線,女人們還是可以寬容他們的,還是可以去愛他們的————

      關于虛偽的經典散文隨筆:虛偽的教育

      不久前,由北京的幾家報刊牽頭,發起了一場對現行語文教育的聲討。說"聲討"似乎激烈了點,那就改成"討論"吧。這場討論,激起了很大的反響。很多可以說是義憤填膺的文章紛紛見諸報端,而且,據說這些文章已經引起了有關部門的注意。

      我是一個沒有受過完整的學校教育的人。"文化大革命"時,因為家庭出身中農,也由于我敢于跟那些當了紅衛兵頭子的老師對抗,所以,小學還沒畢業就被趕出了校門。后來到了部隊,發表了一些文學作品后,才考進一所部隊藝術院校學習。我沒有進過一天中學課堂,對現在的中學語文教育,基本上不了解。我有一個正在讀中學的女兒,她經常來問我一些語文方面的問題。她可能以為當了作家的父親解答幾個中學語文方面的問題不成問題,但面對著她的問題,我從來沒給過她一個肯定的回答。我總是含含糊糊地談談我的看法,然后要她去問老師并且一定要以老師的說法為準。我的不自信是因為我沒按部就班地念中學,骨子里深藏著自卑。但讀了那些受過完整教育、甚至正在教語文的人寫的文章,才知道他們的境遇與我差不多,心里多多少少地得了一點安慰。

      認真地讀了那些討論文章,又粗粗地翻看了女兒的語文課本,我感到,我們現在的語文教育,從教材的選定到教學的目的,已經形成了一個相當完整、自滿自足的體系,要徹底改變是不可能的。有的文章,對我們幾十年基本不變的教材提出批評,其實,教材僅僅是教育目的的產物,也就是說,有什么樣的教育目的,就有什么樣的教材。"文化大革命"前,我們的教育目的是要培養"又紅又專的無產階級革命事業的接班人","文化大革命"后,隨著政治形式的變化和發展,換了一些提法,但骨子里還是老一套。而教育目的,不是幾個編審教材的書生能夠決定的。我看到了那個編教材的人吞吞吐吐地發言,知道他們有難言之隱。正因為國家的教育目的帶有如此強烈的政治色彩,所以,也就只能編出這樣的教材。就是這樣的教材,在"文化大革命"期間還給徹底地否定了,因為它還不夠"紅",還不夠"無產階級",那就只學《毛主席語錄》。我在小學學習五年,有兩年就是把一本大開本的《毛主席語錄》當了語文教材。"文化大革命"結束后,又把"文化大革命"前的教材當成了好東西,幾乎全盤恢復。其實,"文化大革命"并不是突然發生的,而是建國以來共產黨所犯錯誤長期積累后的必然爆發。共產黨"文革"前所犯的錯誤,在我們的語文教材中得到了充分的體現。"文革"后,共產黨在不斷地糾正"文革"前的錯誤,但我們的語文教材卻沒有跟著變化。于是也就出現了被許多人猛烈抨擊的現象:在不提階級斗爭多少年后,我們的語文教材中還有那么多"革命"文章。文學界早就對統治了中國散文界幾十年的那種類型化散文提出了強烈的批評,這些虛假成性的文章早就沒人要讀,但我們的教材還把它們當成光輝的范文,硬逼著老師升虛火,強抒"無產階級"之情,硬逼著90年代的學生,去摹仿他們那種假大空的文體。也許,這些文章的作者,在寫這些文章時,抒發的確是他們當時的真實感情,但這些人現在活著的也不寫這樣的文章了,他們批評起共產黨的錯誤來,比我們這些所謂的"有問題"的作家還要刻薄,他們自己也未必承認,那些被選進了教材,教育了幾代中國人的文章,就是他們最好的文章。他們未必不對當年自己在"左"的思想指導下的創作進行反思。他們現在的創作也是充滿了"人情味"、充滿了"不健康的情調"的呀!這些最"革命"的作家早已變成了美麗的蝴蝶滿世界飛翔著傳播愛心,但我們還在強逼著孩子們學習他們那些咬牙切齒的文章。

      長期以來,在我們國家里,"人道主義""人性",都被打上了"資產階級"或是"小資產階級"的標簽,進一步發展就是談情色變,經常被引用的就是魯迅那句話,"賈府的焦大不會愛上林妹妹",其實魯迅也不是焦大,他也不敢肯定地說焦大不會愛上林妹妹。共產黨進城以后,多少"焦大"改造了家庭,娶了成千上萬的"林妹妹"做老婆。但人們不敢面對現實,尤其不敢面對自己的內心。魯迅先生通過阿Q揭示了部分"國民性",魯迅先生還用他那些匕首般的雜文,揭示了中國人的虛偽。這是更為普遍的"國民性"。因為虛偽,我們口是心非;因為虛偽,我們亦人亦鬼;因為虛偽,我們明明愛美人,卻把美人說成是洪水猛獸。更為可怕的是,長期的虛偽,形成了習慣,使我們把虛偽當成了誠實。我們明明滿口謊言,卻并不因為說謊而產生一點羞赧之心。這就來了,明明我的兒女公費留學后全都不回來了,我還是理直氣壯地批評那些不回來的留學生;明明我的兒女在國外過著好日子,我卻義正辭嚴地批判資本主義社會的腐朽性。明明我們知道教材里許多文章是假話空話,連文章的作者自己也不相信,但我們還是逼著孩子們當成真理來學習。明明我們每個人都有那種"病態"的"資產階級"感情,但我們卻硬要消滅學生頭腦中的這種感情。我們教材中的有些文章作者明明是表達了自己的"資產階級"感情,我們卻硬要給人家進行"無產階級"的解釋。

      問題還是回到我們的教育目的上來吧,我們的語文教育最終要達到的目的,并不是要學生能夠用獨具特色的語言來抒發自己的思想感情(允許摹仿著教材上的光輝樣板抒發"無產階級"感情);我們要培養的是思想"健康"的接班人,并不需要感情細膩的"小資產階級";我們恨不得讓后代都像一個模子里做出來的乖孩子,決不希望培養出在思想上敢于標新立異的"異類"。國家鼓勵人們在自然科學領域標新立異、發明創造,但似乎并不鼓勵人們在意識形態領域里標新立異,更不希望你發明創造。盡管國家有宗教政策,允許人們不相信馬克思主義而相信基督教、伊斯蘭教或是佛教,但在我們的學校里則決不允許有任何非馬克思主義思想的存在。由此決定了我們的教材必然具有強烈的政治色彩;由此決定了我們要通過語文教育達到政治教育的目的。于是,語文就變成了政治的工具。于是,我們的孩子們的作文,也就必然的成為鸚鵡學舌,千篇一律,抒發著同樣的"感情",編造著同樣的故事。我讀過我女兒的從小學到高中的應試作文,幾乎看不出什么變化。倒是她遵照她的中學老師的囑咐寫得那些對她的考試毫無用處的隨筆和日記,才多少顯示出了一些文學的才華與作為一個青春少女的真實感情?梢姾⒆觽円仓,寫給黨和國家看的文章,必須說假話,抒假情,否則你就別想上大學。如果我們的這種教育方法真能把我們的后代培養成除了相信馬克思主義之外什么都不相信的"紅色接班人",那就這樣搞下去吧!但事實恰恰相反,孩子們在上學期間就看出了教育的虛偽,就被訓練出了不說"人話"的本領,更不必說離開學校進入復雜的社會之后。

      仔細一想,我們的孩子用兩種筆調寫文章的現象,在某種意義上是繼承了傳統。在漫長的封建社會里,那些學子們,用一種筆調寫應試的八股文,用另一種筆調填詞賦詩寫小說。做八股文是正業,關系到個人前程;填詞賦詩寫小說是副業,是野狐禪!度辶滞馐贰分恤斁幮藜业男〗,發現自己的新婚夫婿只會寫詩根本不會寫八股文,氣得當場昏厥,可見不會寫八股文連漂亮的小姐也不愛。那時的文人,在文學方面有所成就的,大概有兩種情況:一是屢試不第,絕了科舉的望,于是就通過文學的方式來抒發心中的憤懣,譬如蒲松齡。二是科場得意后,但官場上不得意,被貶到天涯海角,但飯還能吃飽,閑來無事,就寫詩填詞,發泄感情,打發歲月,如蘇軾等人。當然流芳百世的是他們的詩詞小說,而不是讓他們金榜題了名的八股文章。當然,考中了舉人進士的人成千上萬,但大都在歷史的長河中湮滅了名字,蒲松齡的名字卻永垂不朽。我們的孩子,一旦考上大學之后,大概再也不會用那種筆調寫那種應試文章,就像用一塊磚頭敲門,門敲開了,磚頭肯定要扔掉。90年代的語文教育,實在不應該為了幫學生雕琢一塊磚頭費這樣大的力氣。這就讓人想起了高考。

      即便有朝一日高考與中考進行了革命性的改革,語文教材也編訂得讓人滿意,我們的孩子是不是就必然地提高了文學素養、并由此進而提高了人的素質了呢?我想也未必。這未必的原因就是雖然我們有了好的教材、有了好的考試方法,但我們未必有那么多好的、起碼是合格的語文老師。好的老師,能通過自己的言傳身教,讓學生學到許多課本上沒有的東西。好的老師哪里來?當然主要是通過師范學校的培養。城市的情況我不甚了解,僅就我所接觸的農村而言,其實真正優秀的學生是不報師范的。即便是師范畢業的優秀學生,也并不一定去當老師。必須承認在我們的社會中,最上等的職業還是當官,當官的工資盡管不比教師高,但人們都知道,大多數當官的并不靠工資吃飯。他們合法地享受著最好的東西,他們即便不貪污不受賄也可以活得比老百姓好得多。無論什么人下了崗,當官的也不會下崗。常常聽說某地拖欠教師的工資,可從來沒聽說過什么地方拖欠了書記或是縣長的工資。一個中學教師被任命為哪怕是窮鄉的鄉長,都要擺酒宴慶賀;但如果讓一個鄉長去當中學教師,他很可能要上吊。當然,真正優秀的人也未必當得上官。在這樣的現實面前,就很難保證教師隊伍的質量。有了好的教材,沒有好的老師,恐怕也無濟于事。所以,我想我們的語文教育改革,實際上牽扯到方方面面。什么時候當官的都想當教師了,別說語文教育中存在的這點問題,再大的問題也會迎刃而解。

      我認為,語文水平的提高,大量閱讀非常重要。在目前教育經費普遍不足的情況下,讓學校拿出大量的錢來購買圖書很不現實,我們為什么不能像"文革"前那樣,把語文教材分成《漢語》和《文學》兩本教材呢?我幼時失學在家,反復閱讀家兄用過的《文學》課本,感到受益很大。我最初的文學興趣和文學素養,就是那幾本《文學》課本培養起來的。另外,我覺得,我們沒必要讓中學生掌握那么多語法和邏輯之類的知識,這些知識完全可以放到大學中文系里學。我感到,一個人如果不能在青少年時期獲得一種對語言的感覺,只怕一輩子都很難寫出漂亮的文章。至于語法邏輯之類,八十歲也可以學得會,而且很可能因為有了多年的使用語言的實踐,學起來會事半功倍。讓孩子們像拌黃瓜菜一樣去學那些枯燥的邏輯、語法,毫無疑問是一樁苦差事,我們完全可以把語文課教學搞得妙趣盎然。實際上,絕大多數的人,一輩子也用不到自己的母語的語法,一個基本?a href='/meiwenxinshang/1409.html' target='_blank'>喜歡鋟ǖ娜,完全可以正确的使用内M鎪禱昂托醋鰲<熱晃頤翹岢б災掠,簜呜花那么多的时间去学那些对大多数人无用诞髂?染J頤塹鬧醒в鏤慕逃芙姓庋母母錚頤塹拇笱е形南稻投嗔艘惶醮嬖詰睦磧傘4笱е形南蹬嘌木褪薔ê河鎘鋟ê吐嘸淖偶遙茄芯亢河锏姆⒄褂肜罰潛弦島罌梢越討泄搜Ш河錚部梢越掏夤搜Ш河鎩D薔筒換嵯襝衷謖庋,尹S惱攏⊙諮,中学生覒M,大学生疑n諮。蜗侂,染J延鏤謀扔鞒梢惶ǜ智,那么,的确需要一些人学设计、学修理,而绝大多数的人,只要学会演奏就行了。肖扳O幢嗇芐蘩碭智,沈从文未眴萜S闖鲆槐居鋟ǚ矯嫻氖,而写了很秶落uㄊ櫚穆朗逑媯孟褚裁荒芐闖鲆徊亢芎玫男∷怠?br />
      關于虛偽的經典散文隨筆:四十歲以后,請不要虛偽

      四十歲以后,是一個人最好的年紀,男人成熟,睿智,女人知性,美麗,大方,可以說是人一生中最美好的時光。

      青春年少的記憶成為過往,天真浪漫的童年成為回憶,青梅已酸澀,竹馬已失顏,,那些年悄然離去,無聲無息,人生,不僅僅是一份夢想,更是一份現實世界里的堅守。

      四十歲以后的男人,知道了責任大于夢想,雖然夢想成真的人一臉風光,但腳踏實地,踏踏實實的努力也是一種自在的生活,我們活在平凡的世界里,過簡單的生活,看紛繁復雜的人生,你一不小心,歲月又是一個春秋。

      四十歲以后的女人,優雅大方,舉止端莊,更多的是一份生活的從容,女性柔和的光芒溫暖著周圍的每一個人,相夫教子,安然度日,不羨慕富貴,不自作多情,歲月沉淀下來的,是愈發美好的時光。

      四十歲以后,不談情,不說愛,隨緣隨心,你來,再遠我也會去迎接你,你走,也不會挽留,感情起起伏伏,每一個人,都擁有過,失去過,那些刻骨銘心早已經不愿意再提前,那疼,也許是一輩子,我們都學會了怎樣的保護自己,愛或者不愛,只等命運的安排。

      四十歲以后的生活,如玉,玉石無價,守的乃是一份喜歡,喜歡的東西,不一定要擁有,有時候,看上一眼,放在心上,淺淺遇,深深藏,那些最美好的東西,如玉,那些完美的東西,你也許無緣擁有,隨緣隨心,難得擁有的其實是一份懂得。

      四十歲以后,追求物質的享受就會喪失精神上的愉悅,金錢和欲望過早地透支著我們的身體,當明白健康最重要的時候,我們就會懂得怎樣的生活才更適合自己。

      空閑的時候,去故鄉的天空下散步,去有山有水的地方游玩,去挖野菜,去農家院,日子過得這樣多悠閑。

      四十歲以后,知道了誰是真正的朋友,擠不進去圈子不要硬擠,觸不到愛從容放手,有時候,放過別人,自己也會幸福,那些不同的圈子,你羨慕我,我羨慕他,你始終要記住,自己目前的生活方式就是最好的,每一天,都很快樂,這比你擁有百萬資產還富有。

      四十歲以后,幾絲白發爬上額頭,但那些愛不變,那些能讓你日漸蒼老的東西都應該丟棄,嫉妒,猜疑,比較,吝嗇,刻薄,還有不知足,這些都會影響你的健康,加速你的衰老。

      四十歲以后,不要恨任何人,不管那個人怎樣的傷害過你,懂得原諒,打開心結,世界充滿了無限光明。

      四十歲以后,越來越喜歡和那些像自己的人在一起,談心,說事,人生知己無需太多,也不會太多,有人能真心相待,君子之交淡如水,如此坦蕩,天地可鑒。

      四十歲以后,太多的人和事都會在心里慢慢的不起波瀾,唯有你,像一朵花,永遠開在春風里,我能放下天地,我能放下文筆,可是,放不下你。

      四十歲以后的男人,女人,坦坦誠誠,真真實實,你的眼神里,不要再有虛偽。

      四十歲以后,我站在歲月的田野上,

      看天空藍藍,白云朵朵,

      四十歲以后,我們一起,

      把自己的生活交給真實的自己,交給真實的心,

      就如此簡單,如此而已。
    提示:如果您覺得本文不錯,請點擊分享給您的好友!謝謝
    本文地址:http://www.thairidersclub.com/ganrendehua/10839.html
    上一篇:傷感的心,憔悴一團體的冷 下一篇:放下,便會剎那花開

    相關閱讀

    文章列表

    最新消息

    歡迎收藏
    我們的努力,只為得到你最好的認可,請認準我們的網址。
    友情提示: 喜歡我們網站的人,請收藏我們網址,以便下次更快捷進入,了解更多精彩的文化。
    国产乱子伦一区二区三区
  • <menu id="60yy6"><tt id="60yy6"></tt></menu>
    <nav id="60yy6"></nav><menu id="60yy6"></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