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ppztt"><listing id="ppztt"><menuitem id="ppztt"></menuitem></listing></address>

歡迎來到短文學網,最全的愛情傷感短句,經典短句,及各類搞笑、個性唯美短句.歡迎收藏本站!
勵志 | 愛情
返回首頁您現在的位置: 短文學 > 表白的話 > 文章內容

也許我等不到一個表白,也許我下一秒就等到

作者: xiaohonglei 來源: 未知 時間: 2022-03-21 閱讀:

我終于將心事付之于口,但結束一樁惴惴不安后旋即又陷入了另一樁焦灼。我此刻站立于春天夜晚的微風中,等候你的剖白。

      詩人說,“只要想起一生中后悔的事,梅花便落滿了南山”。而我在等待的時刻,你的剖白卻仿佛要跨越若干光年的距離,才能抵達我的耳中。

      先是急煎煎的焦灼,我焦躁如三伏天太陽底下一只可憐的蟲子,想要走開,但舉目四望周圍是同樣的炙熱,只能暗自忍耐。隨后我陷落在惶惶的不安里,畏懼你不答復,畏懼你使我失望。

      沉寂無聲的四周空茫一片,只有我層層疊疊的想法茫然飄蕩,盤旋升空。旁邊湖中黯黯的水波漾著,偶有魚尾巴撲一下水面,引起一點微瀾,但很快就又消弭。就像我搖曳的想象在虛幻中凝出一點微弱的希望,很快又逸散了。一顆心只于渺茫中來去,沒有著落,本應浮萍似的很輕盈,可是到底還有隱綽的一點,對你表白的期盼,藏在那樣深的心底,卻像一件沉重的枷鎖墜在脖子上,墜在心里。這沉甸甸的介質積壓在心底,且愈發地重達千鈞,幾乎要將這顆胸膛里勃勃跳動的心擠碎,我的心就像一個揉皺了的干枯花朵,起先的焦灼消失不見,余下灌鉛似的重量。

      惶惶然的頭腦,昏沉沉的心跳,我的脈搏和你的一同蓬蓬躍動。我和你共存于此刻的大地,沉靜的長夜一般的寂靜。我想太陽什么時候才能躍出,帶來炯炯的哪怕只有一線的光。

      這種等待斷不是徒然的犧牲,不能斤斤兩兩地去稱量,可又確實平白耗去了大量的心力。等待本身沉重而結果輕盈,只是你輕飄飄的幾句話,而我對你究竟要說什么難以篤定,我所畏懼的就是這樣的落差。

      眼前仿佛起了一層虛幻的、瑩瑩溫潤的霧。等待于我已經太久,也許只過了一分鐘,卻這樣難捱,以至于想起我等待的開端,都有一種陳舊的模糊,你在沉吟,在構建語言闡明你的想法,而我只能等待。此時寂寂的每一剎那,真長,長得百轉千回,長得心頭流水的一點微漾已入了海,不見波瀾。

      只覺得心里傷慘,五內如沸,汗水快要涔涔,幾乎酸楚得想要落淚。影綽的云涌動著,靜寂堆在四周。我的等候和你的面龐、此刻的天光、搖曳的柔嫩枝條一起鋪展成大片的潮水淌過去,漫散到未知的地界。

      現在,我在等待中幻想的時候,竟有一種別致的快感。盯著對面墻皮上,路燈光把樹枝復雜枯澀的線條摹出的影子,有苦苦的黑灰色沾了一墻,隨即所有層層疊疊的想法變成通天塔延伸到天際,或者潛入到海底,有如實質。

      我注視路旁一條干癟被人遺棄的面包,想象出在幽深海底沉睡多年的潛艇遺骸,凝望一枝委頓的花聯想到光年外一顆巨大恒星的爆炸,壯麗如詩。

      我也幻想到具象的日常生活。某個人,也許是鄰居,也許是街坊,在七時一刻慌張地從床上拔起來,繁忙著嘈雜著活潑潑交響著的鍋碗瓢盆和桌椅板凳,路上碰到熟人時漫不經心的陳舊問候和望向今日的困頓眼神。我幻想每個精確到毫末的細節,以至于在原地不動,我便看見想象中無數相仿的瑣碎明天踱步走來。

      炯炯燃燒的思想爆裂出的每一束火花,把剎那延展成無盡,映照每個明亮或潛隱的瞬間;孟胴S盈壯碩,盤旋上升成為存在于意志中的巴別塔,膨脹成為海底的巨獸或者天邊的密云。

      而當我的目光又復歸于你的沉靜的臉時,我的想象又觸摸到了過去的日子。想起從前的時光,像毛茸茸的花拂過手指時一般的感覺,心里微動。

      那時候大家去跑操的場面是校園最漂亮的風景。整個學校的學生都出動,挨挨擠擠地往前走。那么多烏黑的后腦勺和藍色校服,我也可以一眼認出你。教導處的老師吹哨催促,于是我們全都涌動起來,像潮水一樣接替。那條路沿途種了很多很多樹,不同的種類,到了夏天就長得一樣翠綠欲滴,有長長的延展的枝條,枝丫間透出明亮的光斑,躍動在我們同樣蓬勃的年輕的臉上。路邊有一個湖,有一小片蘆葦,里面有暫時停駐在我們學校的遷徙落單的大鳥,不知道是什么品種,但是羽毛很美麗,尾羽長長的,驕傲地在湖上停留睥睨的樣子,好像是國王在巡視領地。

      湖連著小河,河上架著小橋,跨過橋就是操場。

      你在隊伍最前面領跑,我的位置在第一排的邊角,我們同在跑步。任何普遍而統一的相仿都使我喜悅異常。我看著你的背影,好像我永遠都只是看著你的背影?茨愀吒邠]舞著的旗幟,意氣風發的后腦勺,白色的運動襪,垂下又鼓起的衣角。

      我記得在教學樓長長的環形回廊里,有一面墻上鑲嵌了整面的單向玻璃,我站在二樓的玻璃背后,手里握著永遠背不完的政治課本,看來來往往擁擠的人潮,看熟識的不熟識的一張張面孔漸漸走近,消失在樓道,或者走遠,拐角就不見。

      看到你的背影,意氣風發的模樣,漸漸遠去,再也不見。

      而此刻,我只是在等待。

      也許我等不到一個表白,也許我下一秒就等到。

  安妮(20歲)鄭州大學學生 來源:中國青年報

   2022年03月21日 07 版

提示:如果您覺得本文不錯,請點擊分享給您的好友!謝謝
本文地址:http://www.thairidersclub.com/biaobaidehua/21689.html
上一篇:未來5天,千年緣聚,鸞鳳和鳴,三大生肖強勢表白,誠摯道歉 下一篇:等一個表白

相關閱讀

文章列表

最新消息

歡迎收藏
我們的努力,只為得到你最好的認可,請認準我們的網址。
友情提示: 喜歡我們網站的人,請收藏我們網址,以便下次更快捷進入,了解更多精彩的文化。
风韵饥渴老女人

<address id="ppztt"><listing id="ppztt"><menuitem id="ppztt"></menuitem></listing></address>